您当前位置:糜滩尼恰网 >文化> 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女作家是怎样一个人?来听翻译家的解析

获诺贝尔文学奖的波兰女作家是怎样一个人?来听翻译家的解析

来源:糜滩尼恰网 2019-11-23 09:41:35

当地时间10月10日13: 00(北京时间19: 00),瑞典文学院宣布了今年和去年的诺贝尔文学奖得主。2018年的获胜者是波兰作家奥尔加·托卡祖克,2019年的获胜者是奥地利剧作家彼得·彼得·汉德克。

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是什么样的作家?今天,红星新闻记者了解到,作者的两部作品《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和《太古与其他时代》是由后朗出版公司在2017年推出并出版的。

波兰女作家奥尔加·托卡马克

北京外国语大学教授、高级翻译易丽君(Yi Lijun)参与翻译奥尔加·托卡库克的《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她特别写下了她对这位波兰女作家的理解:

奥尔加·托卡马克是波兰著名的女作家。继《太古与其他时代》获得巨大成功后,她凭借《白天的房子,夜晚的房子》获得了2002年波兰最高文学奖的“耐克神话奖”读者评选奖。在翻译这位作家自己的杰作的过程中,我们也经历了奇妙的精神流浪,并不时被这位作家丰富的想象力和迷人的艺术魅力所迷住。

奥尔加·托卡库克(Olga Tokarcuk)在自己的作品中,使用精炼而娴熟的波兰人物来探索神话、现实和历史的痕迹。她擅长将迄今为止似乎矛盾的事物联系起来:简单与智慧,童话的天真与寓言、民间传说、史诗、神话和现实生活的尖锐。她的表达方式可以说是将现实与魔法甚至怪诞同时结合在一起,文字反映了现实幻觉中的一个具体而神秘的世界。她的作品中有许多不同寻常的东西,但她也在日常生活中体现了魔力。

她已经确立了这样一种信念,即文学作品既可以理解又可以深刻,既简单又具有哲学意义,既有意义又不沮丧。

在她的小说中,日常生活获得了罕见的一致性,充满了内在的复杂性、强烈的矛盾和冲突,以及耐人寻味的转折和动荡的戏剧。

她擅长用看似无关紧要的隐喻,以轻松的风格写出重要的事件,把意义和平淡结合起来。换句话说,她善于揭示平凡中隐藏的非凡事物。在这方面,她的小说类似于波兰女诗人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辛波卡的诗。在她的小说中,她可以感受到辛波萨作品中独特的超凡能力、超敏感和独特的观察世界的方式。

他们都很清楚写作的乐趣。他们的两部作品都很容易阅读,但要真正理解它们并不容易。

易丽君还提到这部小说震惊了她:

《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无疑是20世纪90年代波兰文学中的一部精彩之作。

它是一部多层次、多情节的小说,由几十篇短篇小说、故事和散文组成。难怪一些波兰批评家称之为用各种布料缝制的拼布。与作家的其他小说相比,这部小说似乎缺乏内在的统一性。它是一部处于文学多样性边缘的小说,各种修辞风格相互交织渗透,是自传、散文、叙事风格、史诗风格甚至议论文风格的混合体。在这本书里,没有一行故事贯穿始终。相反,各种各样的人和事物像电影一样相互跟随。因此,乍一看,似乎找不到内聚结构。从古代到中世纪,从18世纪到现在,各种事件发生在不同的时间层次。在这些时间层次上,故事情节,有时轻松,有时沉重和悲伤,有时残酷,有时引起人们的愤怒和仇恨,几乎随机出现,自由驰骋。作者使用看似不相关的幕间休息就像使用分散的拼图游戏来形成一幅又一幅令人惊奇又困惑的画面。活跃在各种间歇期的角色通过无定形的因果关系相互联系,形成一条与彩色宝石相连的项链。这样,拼图游戏最终形成了一个有凝聚力的整体。当然,在实现这一切的过程中,这也取决于制造假发的女人玛尔塔,她是小说中一直在经历的唯一角色。

玛尔塔无疑是整本书的关键人物...代表托卡马克本人的无名叙述者想向玛尔塔学习,就是这种能力和智慧。因此,她向我们展示的是一个追求知识,不断提问,分析自己,把她描述和创造的世界的每一个片段变成一条反思的线索,并带着读者一起进行这次探险。

《白天的房子》和《夜晚的房子》也是20世纪90年代波兰文学中最有趣的小说。

作家们利用互联网研究世界各地人们的梦想。随着梦的一个接一个出现,世界逐渐笼罩在神秘的气氛中。梦已经成为世界永恒的一部分和一种隐藏的意识语言。结果,事物失去了清晰的轮廓,光明与黑暗交错,醒与梦交错,生与死交错,从而凸显了小说的魔力。作者在书中说:“我们都以惊人的相似和混乱的方式梦想着同样的事情。”这表明人们的思维有一定的同步性。

此外,易立军还提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问题:

寻根是奥尔加·托卡马克(Olga Tokarcuk)文学创作的重要内容,书中隐藏的历史信息是他寻根欲望的体现。下西里西亚是奥尔加的精神家园。她远离红尘,定居在新鲁达附近的农村。她与自然同在,做着她最喜欢的工作,过着半人半仙的生活。寻找这个地区的根源已经成为她心中永远不会消除的一个结。在《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中,有一部西里西亚的史诗,展现了这个地区过去的历史情节,充满了神话。人是匆匆来去的路人。保持不变的是自然景观,因为“人类是短暂的风景梦想”。

易立军说,托卡库一直认为,文学应该被智慧对待,智慧应该是文学创作的基本追求。如果说“太古和其他时代”是文学跨越时空走向智慧的标志,那么“白天之家,夜晚之家”就是一种不寻常的辉煌实践。这部小说获得了1999年波兰权威文学奖——耐克神话奖。2004年,他被提名竞争impac都柏林国际文学奖,成为十大入围者之一。它已被翻译成英语、法语、西班牙语、德语和克罗地亚语。献给这里的读者的“白天的房子,晚上的房子”的翻译是从波兰原文翻译过来的。(照片由出版社提供)

红星新闻记者陈某

编辑关莉

关于中美贸易战的消息是假的!搜索“中国网”颤音号码(787874450),看看你是否想看

辽宁十一选五投注 pc蛋蛋网 安徽快3投注 11选5投注 香港六合下注


“疗愈经济”是门好生意吗?
热门资讯
猜你喜欢